本script為載入jquery核心使用,不影響頁面資訊瀏覽
:::* 瀏覽位置:首頁 > 衛教文章
  • 字級選擇
  • 大
  • 中
  • 小

衛教文章


輪班工作障礙

  • 發佈日期:2019-01-01
  • 照片說明文字
    輪班工作障礙


    南區勞工健康服務中心(委託成功大學辦理)魏玉亭醫師

    國立成功大學附設醫院耳鼻喉部暨睡眠醫學中心 林政佑醫師


    因應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需求,輪班工作已經成為製造業、倉儲通訊業、運輸業、醫療保健服務業(包含長期照護產業)、保全業、便利商店等事業經營的常態,甚至有逐漸增加的趨勢。根據勞動部調查,全台非固定白天班的勞工比例從2001年的16%,至2013年已上升至22%。輪班作業干擾個人的生理時鐘,造成睡眠問題,適應不良的人可能會產生「輪班工作障礙」;在「必須輪班」的前提下,輪班工作者倘若可以適當運用策略,及早適應輪班型態、減少睡眠紊亂,將可以增進工作安全和效率、減少意外事故、增進個人健康。


    輪班工作的種類
    根據睡眠醫學上的定義,「輪班工作」是指開始上班的時間不在上午7點至9點之間,或一件工作是由數人於不同時間分別完成。依照上班的時間,可分為清早班、中班、夜班及換班式輪班。
    「清早班」指的是上班時間在清晨4點到7點之間的工作,工作者往往要在清晨5點前起床、趕去上班。如果睡眠時間被剝奪,白天覺得嗜睡,而且,剛起床時會有一段意識朦朧、反應較遲鈍的時間,這種遲鈍的情況在清早班的工作者身上最為嚴重,容易在通勤途中發生車禍。
    「中班」的上班時間在下午2點到6點,因此,這群工作者較容易在社交上孤立、生活品質較差,而且人類生理時鐘本來就有延後傾向,導致這類工作者平均睡眠時間較長(一晚約睡7.6小時,而正常白班的工作者平均一晚約睡6.8至7小時)。
    「夜班」上班的時間在晚上6點到清晨4點之間,這群工作者喪失的睡眠時間累計起來也十分可觀,容易欠睡眠債,若再加上生理時鐘混亂,上班時疲憊和嗜睡的情況,會對生產力和職場安全造成負面的影響。
    「換班式輪班」指的是工作時需輪調不同的班別,這群工作者的睡眠損失和固定夜班的工作者幾乎不相上下,即使是在休假的時間,嗜睡的情形仍較白班工作者嚴重。輪班對睡眠干擾程度,則視換班的速度和方向(順時針或逆時針)而定,快速換班(例如:在一週內輪換多種班別)相較於慢速輪班(例如:每個月輪換一種班),會損失較多的睡眠;順時針換班(例如:從清早班換成中班,中班換夜班,夜班換清早班)比逆時針換班(例如:從清早班換成夜班,夜班換中班,中班換清早班)對睡眠的影響較輕微。背後的原因是,人類的生理時鐘本來就傾向延後,所以較容易適應順時針換班的班表型態。

    與輪班工作相關的共病
    「嗜睡」和「失眠」是輪班工作者最常有的困擾,往往在輪班過後,嗜睡的程度加重,若下班後必須處理家庭事務,更是難以獲得充分的休息,生理時鐘會更難調整。在更換班別的適應期間,會較難入睡、出現失眠症狀、累積更多的睡眠債,再加上「光照」和「生理時鐘」不同步調時,光照也會造成睡眠干擾。就算之後停止長期輪班,這種嗜睡和失眠的情況,也有可能持續數個月到數年之久。
    「警覺性降低容易造成意外事故」也是輪班工作者面臨的嚴峻考驗。例如,運輸業職業駕駛在夜間行車時,交通事故的發生比率增加;夜班工作者在早晨下班回家的這段通勤時間,也是容易出車禍的高峰。當然「意外」不只侷限在交通事故,也包含了執行業務時出錯,例如:醫護人員的針扎意外,常常在工作一整天、身心疲勞時發生;美國三哩島核電廠爐心熔毀、烏克蘭車諾比核電廠的反應爐爆炸、美國航空1420號班機空難等重大災難,也都是在夜間輪班時發生。據文獻資料顯示,因嗜睡引起的意外事故,全美國一年約需付出400億美金的代價,這也意味著,當某些企業為了開源節流而採用輪班制度時,需再仔細權衡輪班工作背後看不見的支出。
    輪班工作亦會影響「生產力」和「生活品質」。輪班會使工作者的靈活度和效率降低、偵測力下降、整體表現變差、生產力降低。此外,夜班工作者比正常白班工作者更常請假,尤其那些有嗜睡和失眠困擾的工作者。在家庭生活方面,研究指出,輪班工作者的離婚率較非輪班工作者高出57%、工作滿意度降低、家庭與社會互動都比較少,甚至,其學齡子女在學校的表現較差。
    對於健康的影響方面,輪班工作可能增加十二指腸潰瘍、肥胖症及心血管疾病(例如:動脈硬化、心肌梗塞)的風險,可能的致病因包括:工作時用餐時間不固定、宵夜飲食多屬高糖高鹽高油脂、下班後運動時間不足、睡眠時間不足等等。

    影響輪班適應與否的因素
    是否能適應輪班工作,除了工作的條件及工時外,也和年齡、性別、家庭和社交生活、個人偏好相關。
    年紀越大,較容易因輪班而導致生理節律紊亂、睡眠障礙和情緒壓力過大、出現明顯的輪班不適應情況。女性勞工會比較難適應輪班工作,一方面是因為下班後需負擔繁重家務事的責任,另一方面是受到女性荷爾蒙的影響,以致調適較差。在社交生活上,輪班工作最大的問題在於作息時間和一般白班工作者迥異,因此,社交生活較為單調、和家人相處時間有限、在人際關係上較為疏離。
    在個人偏好上,每個人都有特定的「時型」,也就是獨特的晝夜節律,這與天生的基因型有關係;有些人是早睡早起的小雲雀,有些人習慣當朝九晚五的上班族,有些人卻是晝伏夜出的夜貓子。如果被迫在自然醒之前起床,身體就會有種不適的感覺,有學者稱之為「社會時差」。

    認識「輪班工作障礙」
    無法適應輪班工作的勞工容易產生「輪班工作障礙」,這些患者即使躺在床上有足夠的時間(例如:7至8小時),仍出現過度嗜睡或失眠的症狀。從事夜班工作者,他們罹患輪班工作障礙的比率最高(14% - 32%),其次是換班式輪班(8% - 26%)。這些輪班工作障礙患者,除了前述常見的共病症外(十二指腸潰瘍、肥胖症與心血管疾病),還有較差的記憶力、較高比例的憂鬱症和其他情緒障礙。
    臨床醫師在評估時,需詳細觀察個案日夜節律作息,諸如:(1)使用睡眠日誌搭配7至14天的腕動計,同時記錄每天照光情形。針對睡眠障礙的部分,需了解難以入睡的情況、躺在床上睡不著的時間有多久、睡眠期間有無時常中斷、起床後是否仍感覺睡不飽;(2)使用艾普沃茲嗜睡量表(Epworth Sleepiness Scale)評量個案在工作期間清醒的程度,是否會在不恰當的情境睡著。在工作相關的因子方面,需釐清個案通勤的時間、連續輪班的天數、換班休息的間距。最後也需要調查社會和家庭責任對個案本身的影響。
    基於「早期診斷,早期治療」的防治原則,輪班工作者應該要定期接受健康檢查,需特別注意是否潛藏情緒障礙(例如:憂鬱症)、腸胃道不適、心血管疾病等常見的共病症。

    輪班工作障礙的治療
    輪班工作障礙的主因是作息不正常,若能調回正常的白班作息,相關症狀就會緩解;因此,解除輪班是治療的第一考量。然而,若在實務上不可行,建議可採下列調整措施:暫時不要輪夜班,調慢換班的速度(例如:一個月後再換另一種班別),從逆時針方向調整為順時針方向換班模式。臨床治療目標則是減少嗜睡和增進睡眠。
    就生理時鐘而言,需要考量個案的年齡和個人偏好(例如:習慣早睡早起者,較能適應清早班;習慣晚睡晚起者,較能適應夜班),讓員工選擇適合自己的輪班時間。此外,也可運用小技巧來加速適應輪班的型態,例如:想把生理時鐘往後延的時候,前半夜(傍晚到深夜這段時間)可使用光照治療,或早晨下班返家期間戴墨鏡、臥室拉窗簾等等方式,藉此減少白天陽光的照射;輪夜班的個案在休假的時候,建議盡量維持晚睡(比如凌晨3至4點),收假後才能繼續適應夜班的作息。
    處理「失眠」問題方面,建立良好的睡眠習慣很重要。假使必須在白天入睡,建議應使用眼罩、耳塞,拉上窗簾,緊閉隔音窗,室內溫度維持24-26℃;必要時再經醫師評估使用安眠藥物或褪黑激素。若在休假時間,仍是建議比照原來輪班工作時的作息,或是採取「定錨式睡眠」,也就是說,把睡眠拆成「固定四小時」和「隨機四小時」,無論輪值日班、夜班或休假,每天在固定的時間睡上四小時,可產生「定錨」效果,維持內在生理節律。針對「嗜睡」的情形,建議工作前可以小睡1小時,或是在工作4小時後用餐與小睡1小時,都有助於減少工作期間「反應遲鈍」的情形。
    除工作外,也需注意社會和家庭責任這項因素。建議盡量在工作、社會和家庭責任、睡眠這三者間保持平衡,盡可能維護睡眠的時間,適當處理心理壓力、憂鬱等情緒困擾。在生活習慣方面,建議養成健康的飲食習慣,最好定時定量,避免在睡前2小時進食;增加運動的頻率與強度,但不要在睡前2至4小時激烈運動;不可為了保持清醒而濫用物質(例如:咖啡,吸菸等)。此外應注意疲勞駕駛的風險,尤其是深夜和清晨注意力最差的時間,最容易出車禍。
    排班制度方面有以下建議:減少連續上班的天數(少於4天)、減少一個班持續執勤的時間(少於12小時)、順時針換班、換班間隔時間應至少休息11小時、繁重的工作盡量不要安排在生理上注意力最差的時間(凌晨4至7點)、通勤時間不要太長(越長的通勤時間越容易有交通事故)等等。企業也應擬定疲勞管理的系統、提供相關的教育訓練、給予妥善福利照顧(交通車接送輪班勞工上下班、提供舒適寧靜的睡眠環境或宿舍)。

    輪班相關法規
    在法令上的定義,輪班工作是指工作時間不定時輪替,例如工作找輪換不同班別的工作型態。
    依據勞動基準法,有以下輪班制度相關法規:
    第34條 勞工工作採輪班制者,其工作班次,每週更換一次。但經勞工同意者不在此限。
    依前項更換班次時,至少應有連續十一小時之休息時間。但因工作特性或特殊原因,經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商請中央主管機關公告者,得變更休息時間不少於連續八小時。
    雇主依前項但書規定變更休息時間者,應經工會同意,如事業單位無工會者,經勞資會議同意後,始得為之。
    雇主僱用勞工人數在三十人以上者,應報當地主管機關備查。
    第35條 勞工繼續工作四小時,至少應有三十分鐘之休息。但實行輪班制或其工作有連續性或緊急性者,雇主得在工作時間內,另行調配其休息時間。
    第70條 雇主僱用勞工人數在三十人以上者,應依其事業性質,就左列事項訂立工作規則,報請主管機關核備後並公開揭示之:
    一、工作時間、休息、休假、國定紀念日、特別休假及繼續性工作之輪班方法。
    二、工資之標準、計算方法及發放日期。
    三、延長工作時間。
    四、津貼及獎金。
    五、應遵守之紀律。
    六、考勤、請假、獎懲及升遷。
    七、受僱、解僱、資遣、離職及退休。
    八、災害傷病補償及撫卹。
    九、福利措施。
    十、勞雇雙方應遵守勞工安全衛生規定。
    十一、勞雇雙方溝通意見加強合作之方法。
    十二、其他。

    為強化雇主預防勞工過勞之責任,職業安全衛生法第6條第2項增列預防過勞條款,明確規範雇主使勞工從事輪班、夜間工作及長時間工作,應妥為規劃並採取必要之安全措施。至於執行層面,依職業安全衛生法施行細則第10條規定,預防輪班、夜間工作、長時間工作等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應妥為規劃之內容包含:高風險群之辨識及評估、醫師面談及健康指導、工作時間調整或縮短及工作內容更換之措施、健康檢查、管理及促進、成效評估並改善及其他有關安全衛生事項等。此外,依職業安全衛生設施規則第324條之2,對於事業單位依勞工健康保護規則規定配置有醫護人員從事勞工健康服務者,雇主應依其規模、勞工作業環境特性、工作形態等訂定異常工作負荷促發疾病預防計畫,並據以執行;依規定免配置醫護人員者,得以執行紀錄或文件代替。相關執行紀錄留存三年。企業若需諮詢或輔導,可洽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北區、中區或南區勞工健康服務中心。
    而為使雇主能重視長期夜間工作者的工作安排與健康管理,勞動部於民國107年1月5日公告「指定長期夜間工作之勞工為雇主應施行特定項目健康檢查之特定對象」。長期夜間工作的適用情形,分為工作日數及時數兩種,所謂夜間工作是指在晚上10點至清晨6點間從事工作,所指定的特定對象為全年度夜間工作時數累積達700小時以上,或每月在夜間工作達3小時的日數佔當月工作日的1/2,且全年度有6個月以上者。107年度達到標準者,雇主應在108年度實施檢查,108年度達到標準者,則需在109年度實施檢查,檢查費用由雇主負擔,檢查結果應由實施檢查之勞工健檢醫療機構辦理通報。

    結語
    現今24小時運轉的社會型態,輪班工作已經無可避免,輪班工作者承受著較大的身心壓力與健康風險,容易產生「輪班工作障礙」。預防勝於治療,輪班工作者應依據個人適應狀況加以調整;組織和企業,應訂定疲勞管理的系統、安排適宜的班表、提供相關的教育訓練與福利照顧。不僅能照顧勞工,也能減少雇主的支出,還能提高工作效率,創造勞雇雙贏的局面。

    參考資料:
    1.勞工安全衛生研究所。輪班作業危害預防手冊。2008年1月。
    2.陳宏益。淺談輪班工作障礙。家庭醫學與基層醫療:第29卷第9期。
    3.許森彥、蘇世斌。夜班及輪班工作者的健康問題。中華職業醫學雜誌:第10卷2期。2003 年 4月。
    4.Meir H. Kryger, Thomas Roth and William C. Dement.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of Sleep Medicine (Sixth Edition), Chapter 75, Shift Work, Shift-Work Disorder, and Jet Lag.
    5.Matheson A, O'Brien L, Reid JA. The impact of shiftwork on health: a literature review. J Clin Nurs. 2014 Dec;23(23-24):3309-20.
    6.http://sleep321.com.tw/ (睡眠321網站,台灣睡眠醫學學會所有)
    7.https://www.osha.gov.tw/ (勞動部職業安全衛生署)
    8.https://laws.mol.gov.tw/index.aspx (勞動部勞動法令查詢系統)
    9.http://law.moj.gov.tw/Index.aspx (全國法規資料庫)








  • 分享
*回上一頁 *到最上面